首頁 > 親子 > 家庭教育

家風 | 白玉宏家庭:我們都是“國家的孩子”

來源:河北省婦聯家庭兒童部

責編:崔曉鋒

時間:2021-09-01 09:36:26

我是白玉宏,邯鄲市磁縣人。 “半生軍旅,一生追求”是我特別欣賞的一句話。這句話不僅是很多軍人的人生寫照,也是他們孜孜以求的精神風貌。

我的父親白克方就是一名經過血與火考驗的革命軍人,也是一名戰功赫赫的英雄。作為一名軍人,父親用自己對黨的堅定、對革命事業的忠誠、對人民積極奉獻的精神,一直影響著我,并在我人生的旅途上留下深深的印記。如今,他已經92歲高齡,步履蹣跚,反應有些遲鈍,但依然是我心里那座巍峨的高山。

父親1946年參軍,先后參加了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出國作戰,1953年回國,腿上有子彈貫穿傷兩處,1955年光榮退役。為響應國家號召,父親主動放棄政府安排的工作,回到家鄉務農。

“忠于職守,不怕苦累;沖鋒在前,為黨爭光?!边@是父親的座右銘,也是他對我說得最多的話。父親不善言談,情緒很少外露,可是講起自己的軍旅生涯,他總是很激動。小的時候,我清楚地記得父親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:“我是國家的人,我的孩子也該屬于國家?!?/p>

▲圖為白玉宏(左)與父親。 白玉宏供圖

1981年,剛滿18周歲的我帶著父親的殷殷囑托入伍,成為“國家的人”。在部隊服役13年,我一刻不忘父親的教導,堅持努力學習、刻苦訓練,多次獲得“優秀士兵”等榮譽。每次向父親匯報成績,他總是微笑,不說什么,只輕輕拍拍我的肩膀,讓我感覺到一個退伍老兵對兒子表現的欣慰。

軍人的家風,嚴謹樸實;軍人的風貌,正直奉獻。父親影響著我,我同樣以軍人的思想作風影響著兒子。2005年,我的兒子白景輝年滿18周歲,我也像我的父親一樣,把他送上了開往部隊的列車。兒子服役8年,每次獲得榮譽向我報喜,我也像我的父親一樣,微笑著輕輕拍拍他的肩頭,同時會多說一句:“跟你爺爺說一下?!?/p>

2013年,兒子退役,與我安置在同一家單位。我是單位的辦公室主任,父親怕我搞特權照顧兒子,總是不厭其煩地叮囑我?!霸蹅兌际峭艘圮娙?、黨員,都是國家的人,我知道自己該怎么做?!备赣H聽完我的話,笑著如釋重負。

“不能丟爺爺和爸爸的臉,不能丟軍人的臉,不能丟黨員的臉,不能丟國家的臉?!背砷L在軍人家庭,不管在部隊還是地方,兒子都用一個軍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。他是這樣說的,也是這樣做的。

2020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,作為退役軍人黨員,我和兒子第一時間提交請戰書,到防控一線去值守。在疫情防控的緊張時刻,耄耋之年的父親如同在戰場上聽到沖鋒的號角,雖有些顫顫巍巍,但仍以一個老兵的戰斗姿態,義無反顧地加入到抗疫志愿者隊伍。

▲圖為白玉宏與父親、兒子一起參與疫情防控。 白玉宏供圖

“從哪兒回來的?”“量個體溫吧!”“沒事可不敢來回亂跑??!”……父親每天不停地向過往群眾重復著這些問題,并宣傳科學防疫知識。由于年老體衰,幾天后父親還是累倒了。我想在床前盡孝,他一直攆我走:“家里不用你操心,一線需要你,快到一線去!”這像極了戰場上常見的場景,受傷的戰士向戰友呼喊:“不要管我,消滅敵人!”我想,在昔日殘酷的戰斗中,我的老父親也是這樣呼喊的吧。

我帶著父親的期望回到抗疫一線,和兒子一起投入到戰斗中。軍人的基因,戰士的風骨,就這樣在我們一家三代人身上傳承。

黨、祖國、人民,請接受我們三代軍人莊嚴的軍禮!